隨著數字技術的快速發展和深化應用,數字化轉型正從經濟領域向社會治理、政府治理領域全方位邁進,利用數字技術提升政府治理能力、促進地區經濟社會全方位數字化轉型,已成為世界主要地區順應數字時代發展潮流、提升城市競爭力的戰略選擇。習近平總書記在視察杭州城市大腦運營指揮中心時指出,運用大數據、云計算、區塊鏈、人工智能等前沿技術推動城市管理手段、管理模式、管理理念創新,從數字化到智能化再到智慧化,讓城市更聰明一些、更智慧一些,是推動城市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必由之路,前景廣闊?!笆奈濉币巹澗V要首次將數字化發展單獨成篇,提出“構建城市數據資源體系,推進城市數據大腦建設”。

  城市數據大腦是地區數字化轉型的重要抓手

  城市數據大腦是綜合運用大數據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、區塊鏈等新技術,以數據、算力、算法為基礎支撐,實現城市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現代城市數字基礎設施。一方面,城市數據大腦建設有利于使新技術、新業態、新模式與城市規劃建設管理服務深度融合,提升城市精細化、科學化管理服務水平,推動城市高質量發展。另一方面,城市數據大腦作為政府治理者的全新工具,通過政府與社會數據融合和資源整合,有利于提升政府全局化、體系化數據分析決策與調度能力,為有效處理復雜社會問題提供了新的手段。

  多地以城市數據大腦為抓手推進政府全面數字化轉型。近年來,城市數據大腦項目呈現出高速增長態勢。截至2020年10月底,全國共有129個項目以“城市大腦”為名進行招標,平均中標金額約為5500萬元,成為當前新型智慧城市的建設熱點。例如,浙江省有17個市縣已啟動建設城市大腦,建設普及率居全國第一。浙江省在推進數字化改革中提出,將依托城市大腦,打造一批跨部門多業務協同應用,為社會空間所有人提供全鏈條、全周期的多樣、均等、便捷的社會服務,為社會治理者提供系統、及時、高效的管理支撐。上海市提出搭建“輕量化、集中化、共享化”的城市智能中樞,圍繞數據協同、技術協同、業務協同,匯聚政務服務、城市運行感知、市場與社會主體等多源異構數據,制定統一的數據標準、接口規范、調用規則,實現跨部門、跨行業的系統平臺數據對接。

  “六力”協同推進城市數據大腦建設

  城市數據大腦是一個復雜巨系統,建設運營涉及政府、企業、公眾等多個角色,亟待建立政府引導、市場主導、公眾參與的多主體協同建設運營的生態體系。從政府角度看,要在加強統籌協調、夯實基礎能力、有序開放數據、明確場景應用實效、搭建平臺營造生態、完善規范制度等六個方面,形成“六力”協同推進格局。

  一是強化統籌明晰權責,形成政府多部門協同“合力”。政府建立健全支持城市數據大腦發展的組織保障,例如成立領導小組、探索建立“首席數據官”和聯席會議制度等,破除跨部門業務協同壁壘,推動各級各部門主動對接,形成橫向縱向全貫通、全協同的城市數字大腦聯動體系。如杭州市成立城市大腦建設領導小組,由市委書記掛帥,6位市領導擔任副組長,各區縣(市)和各部門主要領導均為領導小組成員,強化高位統籌推進合力;同時,以項目為單元,建立政府各部門抽調的工作專班,統一集中辦公,夯實權責明晰的推進執行力。上海成立城市運行綜合管理中心,作為政府管理城市運行的職能部門,持續深化聯席會商機制,對于需要多部門共同處置的事件,建立共同的規則和秩序,明確責任主體、規范處置流程。

  二是提煉共性夯實底座,提升技術和業務支撐“能力”。政府應重點發揮城市數據大腦作為城市新基建的核心引領作用,強化城市數據大腦的樞紐性、基礎性賦能能力,夯實完善城市數據大腦關鍵共性技術、應用開發組件等共性支撐平臺,通過構建模塊化工具化能力,靈活高效地為上層應用系統提供大數據、物聯網感知、城市信息模型等技術服務,以及信用、身份認證、底圖服務、非稅支付、電子證照等應用服務,全面賦能上層應用,成為城市政務IT服務統建統管資源池、城市級數字底圖與底座主導方。

  三是有序開放數據資源,充分釋放數據要素“生產力”。近年來伴隨政府大力推進“互聯網+政務服務”改革、政務數據交換共享、政府大數據中心建設等工作,為城市數據大腦建設累積了數量龐大、價值較高的數據資源。政府應完善數據分級分類利用規則,明確特殊數據權限管理,建立“政企合作、管運分離、授權經營”的政府數據運營管理模式與機制,推進政府數據運營定向授權、企業對數據合規運營,探索政府數據授權運營試點,鼓勵第三方深化對公共數據的挖掘利用,支持企業建立產品運營收益與數據運營收益并重的商業模式,推動政企協同深化共贏空間。例如,成都市率先出臺政府數據授權運營的管理辦法、組建國資載體和運營服務平臺,對政府授權數據運營服務在源頭監管,形成多方參與、積極創新的城市良性數據生態。

  四是明確綜合場景牽引,確保城市數據大腦應用“效力”。城市數據大腦不應只做靜態數據抽取呈現、不宜只重視基礎IT能力投入而忽視業務場景驅動、不要與行業信息系統平臺功能交織重復。地方政府要從本地區實際情況出發,以跨領域綜合協同業務與典型應用場景為牽引、以跨部門實時數據綜合分析為抓手、以業務數據提升管理決策效能為核心,著力設計并優化城市跨部門應用流程與場景,以更高視角、更全數據、更綜合服務,強化跨部門跨領域業務調度與決策能力,例如疫情防控大數據、應急聯動指揮等,實現城市數據大腦“屏前好看,幕后管用,平戰結合,高效賦能”的效用目標。

  五是搭建平臺創造生態,激發市場主體“活力”。當前城市數據大腦正從大規模建設階段向多領域運營轉變,基于城市數據大腦的整體性運營將極大提升城市競爭力。政府可指導并授權企業建立城市數據大腦平臺公司,有針對性地提供設施運維、內容服務、產品運營、數據分析等增值服務和專業化運營、孵化、投融資服務。政府應著力打造平等競爭的市場環境、安商親商的社會環境,以平臺公司為橋梁樞紐,對各類投資主體一律同等對待,支持社會主體參與基于城市數據大腦的共享出行、智慧社區、智慧停車等盈利能力強的大腦場景建設,與各類數字技術企業共同構建新型智慧城市合作生態圈,帶動當地數字經濟發展。

  六是明晰規范制度,鍛造城市數據大腦依規有序發展“內力”。有條件的地方政府,要結合城市數字化發展轉型要求,探索建立結構合理、體系完善、協調配套、具有區域特色的城市數據大腦標準與管理規范體系,涵蓋數據資源、安全保障、項目管理、數據開放等方面,為城市數據大腦依規發展提供指引。例如,杭州市作為城市大腦建設先行者,發布《城市大腦建設管理規范》《杭州城市大腦賦能城市治理促進條例》等標準規范和法規條例,將杭州城市大腦方案形成可復制可推廣的制度化、法制化成果,為各地推進城市數據大腦建設提供了借鑒。

(胡堅波: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總工程師)

更多精彩,請關注“官方微信”

8營商.jpg  

數字8.jpg

 關于國脈 

國脈,是大數據治理、數字政府、營商環境、數字經濟、政務服務專業提供商。創新提出"軟件+咨詢+數據+平臺+創新業務"五位一體服務模型,擁有超能城市APP、營商環境流程再造系統、營商環境督查與考核評估系統、政策智能服務系統、數據基因、數據母體等幾十項軟件產品,長期為中國智慧城市、智慧政府和智慧企業提供專業咨詢規劃和數據服務,廣泛服務于發改委、營商環境局、考核辦、大數據局、行政審批局等政府客戶、中央企業和高等院校。

責任編輯:wuwenfei